您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创新科技创新
珍贵树种的家园——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实验中心培育珍贵树种纪实

来源:《广西林业》2014年01期 时间:2017-12-14 14:39:42 点击:792

          

          本刊特约记者   刘宗才    通讯员   潘祎

想一睹珍贵树种华丽娇美的风采,就到中国热带林业实验中心去!——题记
这是一次难忘的采访,令记者刻骨铭心。
这也是一次增长见识的采访,令记者眼界大开。
隆冬时节,祖国的北方已是冰天雪地,万木萧索,而在南国的边城凭祥,仍然满山翠绿,春意不减。一个气候宜人而又大雾紧锁的日子,记者走进了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实验中心,一个珍贵树种的繁华家园……
一个大院,就是一个珍贵树种博览园
要想知晓热带林业实验中心的贡献有多大,就要先了解名贵木材的价值。
在凭祥市一个叫南山的小镇。镇上的一侧,耸立着一座座巨大的豪华建筑群,大门上的“中国红木家具第一城” 的字样超强地吸引人,门前的广场,停满了全国各地的车辆。记者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步入了号称第一城的红木家具市场。
偌大的市场,摆满了各种红木家具,令人目不暇接。一件件家具,仿佛就是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令人赞叹不已。当然,其价格是一般人望而却步的。一套沙发,售价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在B栋2楼,摆放着一套27件的沙发,标价1.98亿元。这也许是世界上最贵的一套家具了。
红木系列有5属8类33种。在红木种类中,一般的红木材是以立方米论价的,名贵的海南黄花梨斤论价的,每公斤售价在万元以上。当然南黄花梨更贵的,那就是沉香,是以克论沉香木售价在1000元以上,比黄金还贵物以稀为贵。这些名贵树木,现在少,有的甚至濒危灭绝,国家已将这些名了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
          热林中心位于凭祥市,前身为大青山林场,成立于1927年。1979年划归中国林科院管辖,更林科院热带林业实验中心。其主要任务是承担中国热带、南亚热带林业科学实验、成果推广和生范。科研领域涵盖珍贵优良树种的引种驯育、林木栽培,种质资源保存与利用和植试等6个方面。热林中心总部占地500亩,实际上是一个个大的实验场。热林中心在凭祥市郊和宁明、龙州地,还有4个实验基地,总面积达28.5万亩。目前热林中心有职工1200多人,其中高级科技人员35人。
    热林中心从成立之初起不辱使命,始终站在林业科学研究的最前沿。红木家具虽自古有之,在封建社会多数为宫廷独有,走进寻常百姓家大都在上世纪90年代。热林中心独具慧眼,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把培育珍贵树种作为科研的主攻方向,在承担国家105项科研课题中,涉及珍贵树种研究的项目有30多项。他们从海南等地甚至从国外引进名贵树种,培育和驯化实验,成功地筛选出海南黄花梨、柚木、格木、红椎、西南桦、铁力木、顶果木等适合热带、南亚热带地区种植的珍贵优良树种,并进行了广泛种植实验,取得了累累的硕果。
    如今,在热林中心大院,到处都是珍贵树木。走进大院仿佛走进了一个植物大观园。中国古代四大名木的海南黄花梨、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明清七大硬木之一的格木,原产于东南亚的树冠如华盖、树干高大通直,被缅甸、印度尼西亚誉为“国宝” 的柚木,在宽阔的大院里到处都能见到它们娇贵的身影。这些已过而立之年的珍贵树木,或一树独处,顶天立地,或成列成行,傲然挺拔。在大院的一侧,还有一座不高的石山。30年前,这座石山怪石嶙峋,荆棘丛生,不见树木。而今,这座石山被各种珍贵树木簇拥,枝叶繁茂遮天蔽日。在石山边,有一株海南黄花梨格外引人注目。其胸径30多厘米,其貌不扬,与普通树木没有两样,但据行家估算,其价值已超过200万元。若以种植的年限计算,平均每年获7万多元。整座山的珍贵树木,其价值难以估算,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
    一座山,就是一个聚宝盆
    在热林中心,像聚宝盆一样的,远不止一座山。记者在热林中心的凭祥市郊外白云实验场和宁明县上石镇的伏波实验场,所见所闻,令人欣喜。
    一个细雨菲菲的上午,薄雾笼罩着山野,微风吹来阵阵的寒意。热林中心高级工程师郭文福与记者到了白云实验场。郭文福个子不高,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言谈举止掩饰不住斯文,他随身都带有一把砍刀。大学毕业后郭文福到热林中心,整整30年了。他不但熟悉山山水水,而且每一片森林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弯弯的山道上,两侧的密林遮挡着视线。郭文福指着车窗外的林子,详细介绍每片树林的种类、每种树木的习性和栽培方法。在一高处,白云实验场的工人们正在为一片10米高左右的红椎树修剪树枝。郭文福下车钻进树林,给工人讲护理要领。在一片红椎树林的旁边,混种了一片格木和铁力木。格木和铁力木都有30多米高,胸径已过30厘米。郭文福说,这些树种植30多年了,它们质硬如铁,可作高级家具、车辆、特种工艺品用材。目前格木和铁力木每立方米都在2万元以上。容县的真武阁就是用格木建造的。亭阁建于唐代,虽逾千年仍完好无损,可见其木材坚硬耐用,历经沧桑而不朽。
    伏波实验场,云消雾散,天气放晴。实验场树高林深,郁郁葱葱。在一片红椎树林,郭文福告诉记者,红椎树是1983年种下的,有的胸径超过50厘米,粗壮的树干直指蓝天,一个人双手合抱不过来。在林下落满了毛毛刺刺的果实,有的已破壳发芽,有的已长成幼苗。大的红椎树上都挂有一块方形木牌,牌上注明树胸径尺寸、出材数量。牌子记录的数据,是供科研人员研究树木生长规律用的。树每年都在长大,牌子每年更换一次。红椎树林里安装了记录天气温度、空气湿度、土壤中氧气含量的仪器。郭文福说,这批红椎树,每棵胸径都要达到70厘米才能砍伐,即使最先砍的,至少还需15年。红椎木心材褐红,创面光滑,材质坚硬,是制作家具的上好木材,目前每立方米4000元。15年后,这批树将是一笔十分可观的财富。
    在伏波实验场,见到了人工繁殖的沉香树。每棵沉香树的周围,都种着一圈低矮的灌木。沉香树喜光忌阴,须与其它植物伴生,所以在它们的周围种上灌木。沉香原本不香,是因为树干损伤后被真菌侵入寄生,在菌体内酶的作用下,产生一系列物理变化,经多年沉积形成香脂,其木才变香。当今,野生的沉香树绝少见到,已成濒危物种。人工种植沉香树,需要科研人员人为地损伤树干,植入真菌,使之成为价值千金的沉香。
在白云实验场和伏波实验场,很少见到普通树木。绝大多数都是珍贵树种,除了格木、铁力木、土沉香、红椎树外,还有柚木、西南桦、擎天树、云南石梓等多种珍贵树木。有的连片种植,有的混合套种,多年种植,如今都已树大成林。
    热林中心大面积培植珍贵树种,把每座山都变成了聚宝盆。他们以非凡的成功,向世人昭示,在植物的王国里,珍贵树种存续有望!
    每棵树,都饱含科研人员的心血
    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想在科学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必须要有人才。在热林中心,聚集着一批忘我工作的科研人员。他们为培育繁衍珍贵树种,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聪明才智。
    热林中心的大院里有一个面积不小的小院,四面围墙高筑,平时铁门紧闭。这是热林中心专门供科研人员培育珍贵树种的苗圃基地。在热林中心主任、研究员蔡道雄的带领下,记者有幸走进了这个神秘的小院。小院内栽培的全是珍贵树种的树苗。蔡主任说,实验场大面积种的珍贵树木,树苗都是从这里出去的。培育珍贵树种有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两种方法。有性繁殖是在树木中寻找挑选生长快,树干粗大通直的个体做种树,采其籽育苗。无性繁殖是从种树上取枝条嫁接。无论采取哪种方法,科研人员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他说,树木的科学研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在短期内取得成果。因为树木的生长周期很长,跟踪研究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大多数项目不可能一个人完成,需要几个人甚至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我们种植的珍贵树种,已经30多年了,还不能砍伐,要达到胸径70厘米的目标,还要再过10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这一代科学工作者,退休前是看不到它们的经济效益了。他说,林业科研人员,必须具有甘作人梯的风尚。
    热林中心对人才十分重视和爱护,千方百计引进人才。刘志龙就是其中的一位。刘志龙出生1982年,安徽滁州人,南京林业大学硕、博连读高才生。其博士毕业论文曾获江苏省百篇优秀论文奖。为了引进刘志龙,热林中心提供3万元安置费和住房一套,将其妻安排在热林中心工作。工作不久刘志龙被提拔为科研处森林培育研究室副主任。目前,热林中心有博士4人,在读博士12人。
    热林中心与广西大学、贵州大学,以及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德国弗莱堡大学、加拿大自然资源部林务局北方森林研究中心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充分利用人才资源的优势,开展了“热带南亚热带珍贵树种中幼林结构优化抚育技术研究”、“ 珍贵树种大径材培育技术研究”等科研项目合作,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
    热林中心坚持将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服务社会,造福百姓。近3年来,热林中心派出科研人员,在广西、云南、贵州、湖南等地,举办了珍贵树种栽培和石漠化治理技术培训班10多期,培训了技术骨干上千人,向社会提供了近千万株珍贵树种优质种苗,在广西、云南、贵州等省区推广种植西南桦等珍贵树种面积15万亩。
    热林中心还在扶绥县渠讨村,在村旁、水旁、路旁、屋旁等“四旁”种植海南黄花梨试验。如今,渠讨村已在“四旁” 全部种上了海南黄花梨,成为全区种植珍贵树种的示范村,得到了自治区领导的充分肯定。握别时,蔡主任坚定地说,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珍贵树木一定会珍贵而不稀有!